致力于打造無人售貨機行業高端品牌
專業自動售貨機生產廠家

全國統一服務熱線: 400-886-7500

當前位置:主頁 / 新聞資訊 / 行業動態 /

行業動態

今天的日本可能就是明天的中國

時間: 2020-04-08 09:21 瀏覽次數: 559

大概再也沒有其他任何一個國家比日本更鐘情于自動販賣機。現在這句話,應該改寫了! 過去,自動販賣機在中國的光景是這樣的:


進入2017年,自動販賣機的畫風突變:一路狂奔。

到底是什么促成了在中國被冷遇了十多年的Vending machine(自助販賣機/自動售貨機)現成了大家手中的香餑餑?


有人說是因為移動支付帶來的便捷;有人說是因為自動化智能化技術的發展; 有人說是因為人工成本的上升。


看似言之鑿鑿的三個理由,其實并沒有說到點子上。


● 日本總共大約有500多萬臺全球自動販售機,日本人口和自動販售機數量的比例是23:1,是全球密度最高的國家,沒有之一。在日本Vending Machine隨處可見,但絕大部分的日本人使用的是現金支付,特別是硬幣,并不是我們想當然以為的移動支付。雖然,移動支付的確給無人零售帶來了極大的便利,但歸根結底這并不是驅動因素。


● 自動化的售貨機在十幾年前便出現在了北京的街頭,出現在了地鐵、機場,通過自動化的方式自助的購物、提貨,這并不是新鮮事物,在技術上并沒有真正意義上的突破。


● 無人值守的模式雖然節省了服務員的成本,但相應地卻增加了運營成本,一個運營人員的工資顯然要高于一個服務員的工資,同時,大規模的推廣需要占據點位(資源位)也帶來了運營費用的增加,事實上人工成本不是降低了,而是轉移了。


真正推動中國無人零售模式在2017年發生質的飛躍的原因,根本原因有兩點:


一、資本的轟炸


在共享汽車、共享單車、共享充電寶的資本杠桿游戲的吸引下,中國的VC機構在其中獲得了10倍、50倍乃至更多的投資回報率,于是,資本開始在可能形成規模化、流量化的賽道上猛砸錢。而恰好無人零售領域符合了資本的口味:新零售足夠大的想象空間 + 短時間可見的盈利模式,在這個賽道上,完全可以用錢砸出一個超級市場、砸出獨角獸企業。于是從進入2017年開始,以真格、IDG、創新工場、經緯中國為首的頂級VC開始瘋狂進入,他們像商量好的一樣,默契的向這個領域開拔。
二、大量創業公司的涌入


自去年10月,馬云在云棲大會提出“新零售概念”以來,創業者們便向發現新大陸一樣,紛紛開始沖進這片“概念中的藍海市場”。這是個十分重要的時間節點,因為2016年的10月,在自動販賣領域新成立了6家公司(數據來源:鯨準數據),這也是迄今為止,單月涌入自動販賣領域新成立公司數據最高的一個月。90天完成3輪數千萬融資的“哈米科技”就是在這個時間點殺入了辦公室自助零售領域,為辦公室提供魔方貨柜,資方包括云啟資本、元璟資本、真格基金以及點亮基金。
隨后,我們看到了2017年創投市場的熱鬧非凡:


● 6月,F5未來商店拿到了創新工場和創大資本3000萬元的A+輪融資,緊接著的7月阿里巴巴在淘寶造物節上推出了“無人便利店”概念;
● 8月,新華都收購友寶在線失敗,從此,友寶結束了6年跌跌撞撞的創業史,開始進入風口期;
● 9月,原阿里巴巴、大眾點評系出來的司江華進軍新零售,便利猩宣布完成超1億元天使輪融資,迄今為止在該領域獲得的最大的投資額度。


同時,我們在北京的開始看到各種有意思的自動販賣機項目,每一個品類都有自動售貨機的生存空間,銷售的產品從食品飲料到工作便當,從紅酒到珠寶,再到熱騰騰的拉面,可以拉花的咖啡,可以悄悄買走的情趣用品,無所不包。國外還出現了披薩、法棍、蔬菜、生蠔、黃金等各種專業自動售貨機,不出意外,你會看到越來越多品類的自動售貨機出現在市場。


便利店、無人便利店和自動售賣機
誰能改變這個世界更多?


連鎖便利店模式其實已經存在很久,先說連鎖便利店,前有seven-eleven、羅森、全時等老牌連鎖,后有阿里、京東、蘇寧等電商巨頭的一擁而上,再有便利蜂線上線下模式后來居上殺出一條血路。


無人便利店是在淘寶造物節上火爆的概念,用技術方案替代人工,讓店鋪里的一切看起來都能完全自動完成。本來看似完美的無人便利店,被簡約到極致的自動販賣中途殺出,陷入了尷尬的局面。自動販賣,更簡單的操作付款流程,更少更實用的SKU,更低的成本,如果把無人便利店進行拆解,不就是一個個自動販賣機嗎?
廣州的F5未來商店的思路像是無人售貨模式來運營一家7-11式的便利店




于是,資本極有可能毫不猶豫地繞過無人便利店概念,直奔“自動販賣”領域。


說到自動販賣,不得不聊一聊友寶。這是個很有意思的故事,自動販賣本來是個傳統行業,結果歪打正著成為了新零售的馬前卒。從開始的不看好,到后來的破產說、資金鏈斷掉,到新華都收購告吹,友寶奇跡般的成為了時下風口自動販賣機的行業龍頭。乘著這股風,除自動飲料售貨機外,友寶還擁有迷你KTV友唱,并正陸續推出自助咖啡機、果汁機、售酒機、彩票機,甚至是共享充電或共享雨傘設備,覆蓋線下各種場景與需求。


辦公室貨架出現
自動販賣機尷尬了


這個領域的變化實在太快了,前幾天還在追逐的自動販賣機,這兩天就被辦公室貨架的熱度刷掉存在感。表面上我們看到的區別是一個是先付款后拿貨,一個是先拿貨后付款。而實際是“成本的”較量,比如電費、設備成本、商品價格等。


泰禾智能在2017年上半年財報中披露,擁有6.2萬臺自動售貨機,實現商品銷售收入5.7億,毛利率超過50%,據業內人士說,一臺自動販賣機成本在2.4~3萬元之間,那么按最低價,友寶的設備成本總計15億元,如果單靠賣商品銷售那么至少需要3年回本。但如果把同樣數量的自動售貨機換成共享式貨架,那么設備的成本將大大降低,幾乎可以忽略不計。


所以通過共享貨架進入辦公室場景的創業公司,例如便利猩、零食e家等便可將商品毛利壓低,以“又好又便宜”的姿態快速占領辦公室場景,迅速規模化。因為辦公室場景的特殊性,很多公司會把零食貨架當做員工福利,所以辦公室無人零售的這種模式,連點位費都能忽略不計。


做無人零售其實就是想清楚兩個問題,一是高毛利,二是規模化,但落腳點還是在規模化上,無法實現規模化的無人零售品類都是耍流氓。從這個意義上來說,在辦公室這個特殊的場景下,自動販賣機輸給了開放式貨架。
在辦公室等相對封閉的公共空間鋪設的全開放式無人值守便利架


無人零售的難點在于供應鏈
但戰場卻在不同的場景下


在弱化場地和人力后,無人零售的盈利模式目前看來有2種:賣貨和賣廣告。賣貨模式下,用戶永遠希望又多又好又便宜,從而不同的公司之間的競爭力最終變現在供應鏈能力上。賣廣告模式要求面積鋪的足夠廣,規模化帶動流量。


不管是聚焦在賣貨還是賣廣告,市場上層出不窮的無人零售公司都在搶入口,即場景。目前我們看到無人零售的場景大概包括機場、地鐵、車站、商城等,機場可能是無人零售最早的應用場景,已經發展了很多年,但因為復購率低,點位費貴,貨損率高,導致一直發展的不溫不火,類似的地鐵、車站、商城等都存在同樣的問題,看似流量巨大,但并沒有好的沉淀。反而,大家更看好辦公室這一半封閉式的消費場景,辦公室零售(零售貨架、自助販賣機、冰箱)是最貼近消費者以及最有可能獲得線下流量入口的新零售業態。


目前看來,整個無人零售尚處于大面積鋪開搶資源位的階段,資本和創業者剛剛入場,后續的競爭必然激烈無比,最終勝出的公司大概會是這幾類:要么是能快速占領市場、占領消費者心智的;要么是能快速在產品形態和模式上進行突破的,但最終獲勝的是能整合產業鏈資源,進行場景延伸,從而進行商業模式升級的公司。
b级电影_b级片_c19和泉纱雾h全彩本子_cam4fre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