致力于打造無人售貨機行業高端品牌
專業自動售貨機生產廠家

全國統一服務熱線: 400-886-7500

當前位置:主頁 / 新聞資訊 / 行業動態 /

行業動態

一份搟面皮引發的無限遐想——泰禾樂享搟面皮售貨機新商機

時間: 2020-03-21 18:08 瀏覽次數: 1057
 近段時間,抖音上賣搟面皮的商家,在疫情期間,運用自動售貨機售賣面皮,單價7元一份的,每天銷量在500份以上的視頻迅速火爆了大江南北,困難與機遇并存,就看如何玩的轉,面皮只是一個產品,售貨機只是一個載體。今天我們也來聊下售貨機的場景及運營方式,以便幫助大家能夠在售貨機的運營上能夠游刃有余。
         

機遇

  每25個日本人就擁有一臺自動售貨機,而中國仍然不足十萬臺

  提供午餐的自動售貨機,更準確的說法是“友寶便利店”,它背后的公司是深圳友寶。如果你恰好在中午來到北京的銀泰網店、民航信息中心,也能看到以同樣方式用自動售貨機賣快餐的情景。雖然一線城市已經做得風生水起,但在二、三線城市的寫字樓,這種快餐售賣形式還很少見到,更多是像“大米先生”這樣的開在一樓或者附近的快餐店。

  在自動售貨機最為發達的日本,在靜岡一個十字路口(半徑50米內),有15臺自動售貨機,感覺什么都有賣,人被機器包圍了,日本共有503萬臺自動售貨機,平均每25個日本人就擁有一臺,不但在地鐵、公交站、工廠、學校、展覽館、寫字樓等公共場所,小街小巷也無處不在,甚至便利店的旁邊都有一臺。從飯團、熱烏冬面到內衣、避孕套等,很多我們想不到的東西,多達6000多個品種,都在自動售貨機中有得賣。而中國,從2000年出現第一臺自動售貨機開始算起,經過15年時間的發展,至今仍然不足十萬臺。其中2010年成立的友寶約占小半,它提供的數據是3.8萬臺,可見中國市場容量之巨大。

  移動支付的興起,以及現在濃厚的O2O氛圍,讓友寶覺得迎來了大發展的好機會,他們希望在三、四線城市繼續占領工廠和學校。在新的設想中,還有在醫院輸液大廳擺一臺售貨機賣自費醫療設備,或在娛樂場所放一臺機器自助掃碼下單的計劃。

  障礙

  最重要的是位置,中國市場缺乏一個引爆點

  2015年7月,友寶獲得來自凱雷投資集團5.3億人民幣的融資,這是中國自動售貨機行業迄今為止最大的一筆融資,“這意味著自動售貨機在中國開始得到全球資本市場的認可,”友寶 CEO 王濱認為。自動售貨機其實集合了時髦的概念和新的形態:便利、舍去人工成本、無限可能的商品,這些似乎都賦予它火起來的可能性。但在中國市場,卻始終沒有一個引爆點讓它真正流行起來。

  中國售貨機市場,為什么和我們想的不一樣?

  《環球企業家》曾報道過一名24歲的湖北年輕人黃恒,在2011年初告別廣州的打工生涯,開始做售貨機生意。他買了6臺自動售貨機放到長城汽車河北保定的工廠車間里——位置偏遠,車間溫度又高,足以支撐這筆小生意。

  一臺機器就好比一個無人看管的商鋪,最重要的同樣是位置,業內的術語叫做“點位”。工廠、學校這些地方,人群密集而商業化程度又不高,相對來說,是個比較封閉的消費場所,也是中國大部分自動售貨機都被擺放在這里的原因。黃恒或許托關系把生意做到了這家工廠里,但生意一旦做大,尋找新的點位就異常困難。租金不再有優惠,物流、購機成本帶來的壓力也隨之而來。中國市場根據業內人士的說法,一臺機器買來之后至少3年才能盈利,每年的旺季,即使最熟練的送貨員也會跑冤枉路。一臺機器難以收回成本,還有個重要原因是故障率。在大學宿舍區、地鐵站和馬路轉角,你還是能偶爾看見一兩個踹機器的人,表情痛苦。

  方向

  售貨機商品需“標準化”,開發中國式新品

  去年淘寶“雙12”當天,一些大城市的地鐵站、醫院、校園和辦公樓,所有帶支付寶功能的自動售貨機都參加了“一分錢買飲料”的活動,包括友寶、米源、易觸等18家自動售貨機品牌。但是,普及自動售貨機,仍然有許多痛苦的問題存在。

  日本有500、100、50、10、5、1日元共六種面值的硬幣,但在中國,如果你往售貨機里投入20元紙幣買一瓶3元錢的可樂,只能找你17枚1元硬幣。對運營商來說,硬幣庫存有限,完成幾筆這樣的交易,售貨機可能就會因沒零錢而停止服務。另外一個問題是,有時候你的5元錢太舊,機器甚至沒法識別。

  售貨機這個產業是建立在“標準化”上的,機器里賣的飲料也一樣。你會發現日本的飲料雖然包裝設計風格迥異,但瓶身的規格都差不多。這是為了讓產品方便進入售貨機渠道售賣。但國內的飲料瓶身千奇百怪,真正符合售貨機貨道規格的飲料非常局限,一些形狀比較特別的就上不來,比如農夫山泉旗下漏斗狀的“打奶茶”。這些造型奇怪的飲料的共同點是:最近幾年新上市,售價超過4元,以果汁、茶飲居多,針對白領市場。而行業內對產品的共識是:超過4元錢的飲料在售貨機里基本上賣不出去。

  自動售貨機看起來是一個未來的好生意,像北京這種缺少便利店的城市,不論是寫字樓還是居民小區都需要業態的升級。中國人力成本越來越高,對自動售貨機也是一個機會。困擾我們發展的也許是小問題,需要很多行業鏈條的有效甚至是有意的吻合。比如新的機器后臺,可以用“微信看店”,實際上就是友寶稱之為“智慧運營”的后臺系統,通過手機監測售貨機,實時獲得機器的庫存率,缺幣情況,是否要補貨坐在家里就知道。

b级电影_b级片_c19和泉纱雾h全彩本子_cam4free